掌握这几种阅读方法中的一种,保证一年阅读不少本图书

摘要: 很佩服一位大学生,他一年在图书馆借书阅读500多本,读书量可谓惊人。可以想象一下这位爱好阅读的同学,他应该是书桌上摆着满满的书本,然后枕头底下也藏着两本,没准满床铺也是铺的一层层的书本,甚至是床底下也是 ...

阅读的好方法就这几种,总有一种适合你,保证一年阅读500本书

很佩服一位大学生,他一年在图馆借书阅读500多本,读书量可谓惊人。可以想象一下这位爱好阅读的同学,他应该是书桌上摆着满满的书本,然后枕头底下也藏着两本,没准满床铺也是铺的一层层的书本,甚至是床底下也是一摞摞的书本。这同学这么爱好读书,帽子里和鞋子里想必也垫着书页,这样既保暖又方便阅读。500本书的阅读量,哪来的这么多阅读时间呢?鲁迅先生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是会有的”,可以一边吃饭一边阅读;也可以一边洗澡一边阅读,还可以睡着了在梦里阅读,如此一来一年五百本书总算阅读完了。

阅读的过程是一个思考的过程,思考完了才算阅读完了,仅仅是阅读量很大是没一点意义的,因为根本思考过。阅读的时候不必刻意的去记住什么,子曰“问以辨之”,指的是阅读注重思辨,如果仅仅是为了提高阅读量,那么只是获得的信息量大,但没经过思考的阅读什么都不会留下。

我们特别佩服古代一些文人,他们能做出传颂几千年的好文章诗词,就比如曹植,他的《洛神赋》措辞华丽,对人物的描写算得上是千古绝唱。从曹植的文章可以看出他的读书方法,曹植的文章功底深厚,说明他博览群书,属于大而精的阅读方法,但他这种读书方法往往沦为“尚其辞”,文章意义就会不太深远。

还有一些人的阅读方法是“粗略经史”,就比如曹丕、徐茂公等人,他们善于从书中发现一些道理,并且能够实际运用,不过这种阅读方法不善于作文章,但能提高个人综合能力。

有一些读书人他们从事文史方面的工作,但却不能把阅读所学到的运用在其他方面,他们的文章写得也算好,但不属于拔尖的类型,就比如说司马迁、陈寿等人,他们都是纯粹的文人。

孔乙己本身是不存在的,但跟孔乙己有些类似的却是很多,这类读书人习惯咬文嚼字,既不思考文中的意义,也写不出有自己风格的文章,甚至是读书读的生活上的一些事都处理不好,因此这样的读书人被称为“书呆子”。

现在人阅读的方法和古代不同,因为从学生时代就要应付考试,而且考试内容大都是需要死记硬背,所以养成的习惯是“不求甚解”,再加上课程又很多,阅读的时间少之又少。当然阅读要面对现实,根据情况做出阅读习惯的调整,学生时代必须要死记硬背,这样才能考出高分。

等长大之后可以选择自己爱好的书来读,这一阶段就不必在背诵起来了,理解书中的意思即可。但是也要选择一些比较深奥的书来阅读,即便是没有这个爱好也要如此,况且阅读的爱好是可以自我培养的,如果仅仅是看一些比较简单的书籍,这也是一种浪费阅读时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