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只鸟是什么感觉?你可以读这本书试试

摘要: 作者: 蒂姆·伯克黑德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出版时间:2017 年 1 月做一只鸟是什么感觉?该书作者基于几十年来鸟类行为学、生理学、解剖学的研究成果,将带领你探索鸟类的各种感官。比如猫头鹰如何在夜间飞行?火烈鸟 ...

做一只鸟是什么感觉?你可以读这本书试试

作者: [英] 蒂姆·伯克黑德
出版社:商务印
出版时间:2017 年 1 月
做一只鸟是什么感觉?该书作者基于几十年来鸟类行为学、生理学、解剖学的研究成果,将带领你探索鸟类的各种感官。比如猫头鹰如何在夜间飞行?火烈鸟如何感受到千里之遥的暴雨?鸻鹬连续迁徙上万千米,雨燕在飞行时...

“我希望由你们自己决定是否认为鸟类能够体验到情感。我的印象是它们确实能够,但正如托马斯·内格尔问到作为蝙蝠是什么感觉那样,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是否鸟类能够以和我们同样的方式体验感情。”

作者简介:

蒂姆·伯克黑德: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动物行为学和科学史专业教授,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在研究生涯中,他曾前往世界各地去了解鸟类的生活。伯克黑德曾经为《独立报》、《新科学家》和 BBC 《野生动物》杂志撰写文章。《鸟类的智慧》(The Wisdom of Bird)曾被英国鸟类学基金会和《英国鸟类》杂志(British Birds)评为“年度最佳鸟类图书”( 2009 年)。他最新出版的作品包括《鸟类的智慧:插图鸟类学史》(Wisdom of Birds: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Ornithology,2008年)、与另外两位作者合著的《一万种鸟:达尔文以来的鸟类学》(Ten Thousand Birds: Ornithology since Darwin, 2011)以及《最完美的事物:鸟蛋内外》(Most Perfect Thing: the Inside (and Outside) of a Bird's Egg, 2016)等书。

书籍摘录:

布赖恩·纳尔逊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在研究鲣鸟,他将北鲣鸟的问候仪式描述为“鸟类世界中最出色的演出”。如果你去看过某个鲣鸟栖息地,比如苏格兰的贝斯岩,就很容易看到这种演出。当一对配偶中的一只返回到巢中,两只鸟会胸对胸挺立,展开翅膀,喙指向天空。在狂热的兴奋中,它们将喙碰在一起,间歇性地将头垂至配偶的脖子后面,整个过程中都在发出粗哑的叫声。

在通常情况下,这种问候礼会持续一两分钟,但是在英格兰北部的本普顿崖研究鲣鸟的莎拉·万利斯曾观察到问候礼持续特别长的情况。在一个她定期会去查看的巢中,雌鸟失踪了,留下雄鸟独自照顾年幼的雏鸟,尽管困难重重,但雄鸟还是坚持了下来。在漫长的 5 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那只失踪的雌鸟回来了,莎拉很幸运,她当时正在那里,并且目睹了整个过程。让她很惊讶的是,这两只鸟的问候仪式整整持续了 17 分钟!对于人类来说,分开越久的人,在重聚时的问候仪式(亲吻、拥抱等)也越隆重,因此我们会愿意认为鸟类在重聚时也会体验到类似的愉悦的情绪。

很多种类的鸟,比如红腹灰雀,在茂密植被中觅食时会用一种频繁而细碎的联络叫声来保持配偶之间的联系。对于其他一些鸟,包括非洲的伯劳、歌䳭、一些热带种类的鹪鹩,配偶之间会表演一种对唱—这是一种交替的二重唱,婉转协调,听起来就像是一只鸟的鸣唱。这种二重唱的功能尚不明确,但大概是为了保卫领地。黑背钟鹊的“颂歌” (“carolling”)鸣唱行为是所有这类鸣叫行为中最出色的之一,它们和白翅澳鸦类似,是一种合作繁殖者。它们的这种颂歌鸣唱由整个钟鹊群体—大概6 至8 只鸟—共同参与,它们站在地上,通常是在一棵灌丛或一根围栏附近,然后共同唱出它们那令人难忘的富有旋律的歌声。(澳大利亚电视剧《家有芳邻》的爱好者们可能会对此比较熟悉, 因为这个叫声经常出现在其背景声音中。) 研究钟鹊“ 颂歌” 的埃莉·布朗说:“这种合唱,类似圣诞颂歌或情歌,是由所有‘歌手’鸣唱的旋律组合而成的。”关于其功能,埃莉喜欢把它比作人类的战歌,是为了建立和加强群体的凝聚力,这对保持和守护它们的领域是必要的。

大部分的合作繁殖者,包括许多海鸟和斑胸草雀这样的小型雀形目鸟类,都会花费大量时间来相互理羽。在灵长类中,相应的行为是相互理毛,人们已经知道这种行为会导致内啡肽的释放,而这会让被理毛的个体表现得很放松—大概是由于一种愉悦的感觉。当艾琳·佩珀伯格给她所研究的驯养的非洲灰鹦鹉挠痒或理羽时,它们也会进入类似的“放松”状态:眼睛半闭,身体的姿势也放松。如果她停止了, 它们会请求继续“挠痒”。但如果她不小心碰到一根正在生长的新生羽毛—这种羽毛很敏感—它们会威胁性地咬她一下,然后再次放松, 再次要求“挠痒”。法国心理学家米歇尔·卡巴纳克教他驯养的鹦鹉说话,那只鹦鹉使用“bon”(法语中意为“好的”)这个词来回应让它感到愉悦的事,包括被理羽或挠痒,尽管卡巴纳克没有训练它这样做过。

要想更好地了解鸟可能能够体验到哪些感受,最好寄希望于谨慎的行为学研究与生理学研究的结合,前者比如观察被断喙的母鸡使用它们的喙的情况,后者比如测量它们可能处在如问候礼、相互理羽和与伴侣分离这样的情绪状态下的反应。生理学的指标包括心跳速率、呼吸速率、鸟类大脑释放的激素和通过扫描技术获得的鸟类大脑活动变化的视觉化图像。而这些指标都不容易获得,目前也没有办法在自由生活的鸟身上做这些研究。但我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至少这些反应中的一部分是可能在野生鸟类身上进行测量的。基于我已经讲述过的科学研究,我希望由你们自己决定是否认为鸟类能够体验到情感。我的印象是它们确实能够,但正如托马斯·内格尔问到作为蝙蝠是什么感觉那样,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是否鸟类能够以和我们同样的方式体验感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