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为阅读,装门面,收藏?只有读过的书才有生命和温度

摘要: 2013年的这个十月,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阅读的盛宴。一本美书合上,然后另一本美书打开。安静的秋天里,我这个饕餮之徒,在专心地享用着一场又一场阅读的盛宴。从费尔南多·佩索阿到保罗·策兰,从流沙河的《书鱼知小》 ...

你买书是为了阅读?装点门面?收藏?只有读过的书才有生命和温度

一本美合上,然后另一本美书打开。安静的秋天里,我这个饕餮之徒,在专心地享用着一场又一场阅读的盛宴。从费尔南多·佩索阿到保罗·策兰,从流沙河的《书鱼知小》到布鲁诺·舒尔茨的《鳄鱼街》,从金子美玲的童诗到安房直子的月光童话,这些丰美厚重的文字滋养着我的心灵。每一本书都是我的心爱,每一本书都是一个丰美的世界。

虽然也是爱臭美的女性,但多年来我是买书比买衣服要慷慨、痛快得多。平时总是感到没有合适的衣服穿了,才急切切地去商场。书呢,逢年过节,还习惯性地要囤上几本书,免得节假日期间人多路堵去买书费劲,尤其是前些年,网上书店还不大风行,买书必得要到实体书店。这几年网上书店买书实在是太方便了,而且还有不错的折扣,鼠标一点,好书就收入购物车中,然后就可以坐等好书快递上门。

从来没有过做藏书家的奢望,我好买书,但,买书皆为读。尽管这几年,书买得多了,读得多了,对于书的版本、装帧设计等等,便也多有留意与注重,多了些讲究,而讲究,也无非是为了读得悦目、悦心,求个舒服自在,并没有为了收藏而买。尽管形式不能决定内容,但看到那些印制得粗糙、装帧粗陋、粗俗的书我也是置之不理的,我喜欢从封面到内页都装帧设计得大气、干净、简洁、清雅的书,品着、读着这样的书,心里都是恬适的、喜悦的、惬意无比的。

因为我买书皆为读,所以我买书时喜欢选字号大一些的,四号字就最好。平日里在电脑前工作、写字的时间也多,尽管电脑屏幕换成了看起来舒适的液晶屏幕,但是时间久了也是目倦神疲,视力也有所下降。像内页用小五号字的书,我就很不喜欢,如果网购了这类书,总是后悔不迭的。

买书皆为读。我买书多为迁就自己的阅读习惯。我喜欢闲闲地躺在沙发上或者宽大的床上阅读,因此很少买精装本,精装本总是华美而不便阅读,平装本就很好,方便阅读,尤其是躺着时,需要一手举着书本,那种又厚又沉的书,举上一会就手臂酸麻不堪了。

买书皆为读。好书慢慢读,慢慢地品鉴,才能读出里面的情致,读出里面文字的气息,读出作者思想的气质,读出天地大美。但,好书也让人想一口气读完。所谓爱不释手。这也真是让爱书人纠结的一个问题。当然也不是问题,也可以这么做:先读一遍,然后再慢慢品赏一遍,甚至是两遍、三遍。对于孙犁老人的书,我就是这么做的。

经常听见有人说道,书非借不能读也。这句话也只是说者自己懒于读书的一个借口而已。就我个人来说,这些年不仅读书不辍,砚边笔耕也勤奋。真正读帖临帖,还是那种小薄本的字帖来得方便,特别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出品的一帖一本的,很是方便。几年前买了一套中国书法全集,收录的经典碑帖自然是比较全面,作为资料性书籍查阅、欣赏。一本书如果太干净了,仿佛没有读过,我觉得也不可爱。书页里面如果有一两片干花、一两张随手记下的纸片、铅笔画的几道曲线,这样的书就有了呼吸,有了体温,有了人间烟火气。我自己的不少书里面就夹着几片花瓣、叶片,它们也是我在一个美好的地方读书的记录。当然,我有时也大大咧咧的,对自己的书也不够珍惜,不少字帖上就沾了墨迹、水迹、印泥等。

大部分人买书是为了阅读、为了研究、查资料等等,但据说也有买书是为了装点门面的,也有专门搜罗珍稀古旧书籍,藉此增值发个小财的,买书的目的各个不同。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我想,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买书,都是可以拍手称快的,毕竟,让家里浸润着美好的书香。

读书,仿佛也越来越式微了。看到人家家里美书满室,问一句:“这些书你都读了吗?”这个在读书圈子里视为傻措大的问题,那天我读意大利作家艾柯的《带着鲑鱼去旅行》,里面也曾提到这个话题,不禁一乐。但是,我书橱里的书基本上是我过目了的,有的也许不止一遍。如果有人这么问我,我可以坦然地一笑:当然。

相关阅读